现在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学院概况 | 教研平台 | 党建思政 | 学生工作 | 招生就业 | 研究所 | 重点学科 | 院务公开 | 传媒实验教学中心 | 文档下载 | 文传秀 | 全媒体平台 
-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文传秀>>佳作欣赏>>正文
 
证明与事实——张晓萍
2016-06-02 11:40  

   皇帝之类高高在上的人在没有微服出访之时都只是相信大臣递上来的折子,因为那是证明,这似乎验证着这世界上证明比事实来得重要多了。就算是微服私访也只是个别次数,毕竟天下之大。老百姓的生活喜乐或疾苦都誊写在官员的折子上面,公公整整,好像是决不敢有一丝含糊似的。

证明的行情越来越好了,从封建君主制到今日的文明法制社会。证明过五关斩六将,从大臣的折子摇身一变成功为自己换上了新装,证明现在更红了,成为它的必须都得经过审核才能穿上官方高大上的红印章,那样耀眼、熠熠生辉,比古时候穿上皇帝的皇马褂还要威风。

当然人红了是非也就多起来了,比如黑旋风李逵都有人冒充,而现代社会更是各种明星脸模仿、就像人民币一红就自然而然会有许多假币来冒充是一样的,证明这么红自然是无法避免被模仿、被利用这样局面的出现的。眼见着证明越来越多了,需求影响供给,供给也反作用于需求,证明这么红,所以追随它的粉丝也就越发的多了起来,证明红了,粉丝多了,自然也就成了公众眼中的权威,譬如天王、天后之类的,有永垂不朽的意味在里头了,这样看着证明混得有点儿意思,不,是太有许多意思了。

而事实却混得越发困窘了,首先,事实在封建社会就不受待见了,所以它必须依赖着历史成长,说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谁有钱谁手里握着胭脂水粉谁就可以打扮一下这个小姑娘,而事实作为依赖历史小姑娘的小跟班无疑就好像一位委身求全的小奴才,服侍的小姑娘被涂脂抹粉的时候,可以形想象依赖身边的小侍从必然也是免不了要惹得一身尘。历史这一小姑娘是长生不死的,它与万物同在,有生存就有历史,它的脸虽被人任意打扮却也不会使得它丧失的掉继续生存下去的勇气,因为时间是变化的,一代一代的人是变化的,而它发现自己还是小姑娘,只是有时候打扮它的人换了,而它也只是在他们在进行交班之际出现混乱,被胡乱打扮,而一旦决出胜负,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小姑娘就又可以和新的王者在一起了,她又被打扮得锦衣华服,不胜耀眼了。

前面说了小姑娘的容貌是没有随着时间的改变而改变的,正如它的心一直崇拜英雄的本质不变一样,她是任性而无情的,在人们为了它而决出胜负后,她立即选择了胜利的一方,而且一直向前,绝不回头看一眼。她似乎习惯了这样矛盾的活着,脸上一直被不同的人打扮着,容颜却未变,身上的华服则一再更换,她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甚至并不反抗,因为她总是可以带着好奇思考明天有又会穿上怎样的衣服换什么样的妆了,小姑娘都是有好奇心的,好奇心使得她忘却了其他残忍,有时候好奇心甚至可以维持着她的生命,使得她带着一颗好奇心继续探索下去,正如许多的人喜欢旅行,喜欢冒险,喜欢不断遇见新的事物,新的人和新的风景一样。而不同的是旅行和冒险是可以由你自身意志和想法决定的。但历史这个小姑娘是不会停止她的好奇心的,因为时间才是它她的监护人,时间创造并产生了历史,掌管和负责着她的意志,所以历史永远停不下来的随着时间而向前。

事实是历史的侍从,正如大众顾着谈论历史这个小姑娘的打扮时会忽略了站在一旁的小侍从一样,事实总是很容易被忽略。在历史面前事实自然只是个配角,想换就换。历史是有价值的,所以她可以保持容颜随着时间向前,而事实往往是可有可无的,所以时间总是任它慢慢老去,再一个又一个的替换,事实永远是处于不断变化与更替之中的,正如真理总是被不断推倒一样。我们说了事实会老,会在历史被打扮时沾染烟尘,会在不需要时被替换掉。时间要保护历史这个小姑娘,而决胜者也要考虑到自己和小姑娘的声名,所以在小姑娘和新的胜利者私奔之时,之前的侍从就要被替换,被掩藏,然后它们带着新的侍从上路了。事实常常被时间搁置,被历史的尘埃淹没。

自然的,事实从远古混到现代,没有后台,不受待见,窘困潦倒。当然,这中间不乏有正义之世士伸出援手,可是都没有好下场,时间和胜利者才是主宰。也曾有人妄想着要把事实摆到历史面前来,可是太多人反对了,事实注定只能是站在历史背后的,因为历史天生丽质,比较容易打扮,最重要的是历史只有一个信仰:崇拜英雄,历史是最单纯的,也是最好控制的,它没有脾气,不会反抗,何况还有时间管着她呢!而事实其实大多数长得都没有历史好看,更重要的是事实属于一根筋拗到底的脾气,她是坦荡荡的性格,哪怕自己再丑陋也不想涂脂抹粉的那种。这样一来,事实就很难混到有出人头地的一天。

事实有点憎恨证明,原因主要有以下两点。首先,事实和证明站在一起的时候,大家都会自动忽略到事实的,而大众认识事实也只是通过证明的随意引荐,事实常常有点不高兴,因为只要证明告诉大家事实是黄皮肤的,就没有人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白皮肤的,因为更多的时候大家需要的是证明这样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不是没有证明引荐就站不上场的事实,事实因此憎恨证明。证明常常言不由衷地想把自己说成什么就是什么,事实觉得证明从来没有了解过自己,想要了解他的人也很少。事实憎恨证明的另外一点就是证明经常根据自己的喜好打扮自己,而前面我们说过事实是不喜欢这样涂脂抹粉的。证明大受追捧,也必须在许多场合发挥自己的作用。当然有时候证明是需要事实这个搭档的,因为证明之所以可以混到现在这个样子也是少不了事实来做垫脚石的,最初证明还没这么红的时候,其实它和事实是形影不离的好搭档的,然而,人红了之后,证明和事实走的就不可能是一条路了。事实憎恨的就是自己清楚自己离不开证明,离开了证明它就什么都不是了,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倔强的事实站在历史背后却从不任其打扮,而到了证明这里它就只能听之任之的原因。

证明可以通过整容技术生产出许多个一模一样的事实出来,而事实离开了证明就只能是没皮没脸的东西了。证明毫无怜悯之心的胡乱对待证明。当然,偶尔也会可怜一下事实,把它从无人的角落里拉出来和大家见上一面,当然,作为证明这样的公众人物,带事实出来过一下场也是需要考虑场合的。比如,证明今天出席的是杰出人物颁奖大典,那事实则毫不犹豫的会被打扮的落落大方、花枝招展,即使大众看在眼里发现每个证明身边带着的事实都跟整容医院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有些令人别扭和眼花缭乱,聪明的大众还是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这种场合人们在意的更多是证明们身上所戴的代表身份的徽章,那些徽章会比整容模板的事实来得有看点。而相反的在一些慈善拍卖大会之类的场面,证明则会尽力把自身带来的事实打扮的特别惨,这类场合出现的都是比证明富有的人,有些甚至是证明的上司、老板,证明带着自己的爱心——被事先搞惨了的事实,出现在拍卖席上,谁的事实被搞得最惨最容易拍得高价,我们说了,来拍下东西的都是证明的老板或上司,它们从证明那里捞到足够的钱了,自然的愿意在这种场合拿出点证明送来的大礼的凤毛麟角光明正大的表表对证明工作上的支持了。

事实越来越不喜欢出现了,因为愿意相信和帮助它的人越来越少了,而证明越来越红了,甚至有人开始想像仿制人民币一样的仿制证明了。物以稀为贵,事实越来越少的同时,开始有那么一部分人意识到了事实的坦诚,他们觉得它是重要的,可是对于拯救它于历史面前仍是显得自不量力的,因为万物生长是有法则的,而时间和胜利者还是偏爱历史,只有经过打扮的历史才是主宰万物的自然规律所需要的。而随着证明越来越多的被仿制,被模仿,证明变得越来越廉价了。大众对证明产生了视觉疲劳,清醒的厌倦并习惯着。而对于证明本身它自知即使变得廉价它还是可以继续畅行无阻的,因为社会需要它,高高在上、日理万机的决策者需要它,它还是一切的凭证,事实也依旧离不开它,所以它深知自己是一直被模仿却从未被超越的那一类厉害角色,于是它也就不在乎自身是否变得廉价这个问题了。因为人们在意的只是:经过证明的事实才是有用途的,而没有证明的事实其实什么都不是。

人类是富有创造力的,他们在受够了证明的耍大牌之后发现其实自己是可以创造证明的。人其实是万物的主宰,于是人们自行造了印章,许许多多不同的印章,或者通过不同的途径快捷地得到印章,减少了许多在他们看来不必要的麻烦。印章就是他们可以生产证明、减少麻烦的最重要工具。不管事实与否,只要加盖印章,就成了畅通无阻、最有力的证明。证明也有正牌和小丑之分,这是不能否定的,否则就太狭隘偏激了。而大多数自行制造的证明都是小丑居多。这些小丑站在人前表演,传达着一些类似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实,然而印章还是有它的身份地位的,人们心知肚明,望着台上表演的小丑,一笑置之地走开了,这笑里是有着许多不同的含义,当然是要因人而异了,此处不一一进行分析。

证明与事实正围绕在我们生活的周边,不信你朝左右瞧瞧。


关闭窗口

联系电话:0597-3308962     邮 箱:renwen402@163.com
版权所有:龙岩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 @ 2014      制作维护:文传院广电实验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