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学院概况 | 教研平台 | 党建思政 | 学生工作 | 招生就业 | 研究所 | 重点学科 | 院务公开 | 传媒实验教学中心 | 文档下载 | 文传秀 | 全媒体平台 
-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文传秀>>佳作欣赏>>正文
 
玫瑰之下——2013级汉语言非师班 陈雨心
2016-06-02 11:35  

希尔德斯海姆,因纳斯特河畔的玫瑰小镇。

夏初携着已逝的灵魂作暂别一个世纪的故地重游。

(一)

雨后初晴,各种精致的建筑在温煦的日光下闪耀着金色的光芒,美丽得令人心醉。集市广场的古董喷泉,位于市政厅的前方,在周围重建的建筑中,唯有它是经受战火的洗礼,留有黑色的痕迹,沉淀着历史的厚重感。夏初在一家格调优雅的咖啡厅里闲适地解决掉一个三明治和一杯咖啡后,步履缓慢地穿过了几个街区。

圣米迦勒教堂蓝色的屋顶在碧蓝如洗的天空的映衬下显得明媚而圣洁,这座已有一千多年历史的教堂流传着许多的传说和故事,但有些故事不为人知。圣米迦勒教堂曾为战火摧毁,早期罗马式的内部装饰在一个世纪以前是华丽恢弘的巴洛克式风格,现在眼前的建筑已经不复当年模样。唯一不变的恐怕是,迸发了神性的生命力的不朽的千年玫瑰花丛。夏初站在玫瑰花丛下,微微一笑。大胆地揣测一下,也许,当年曾祖母也是这样一笑,然后在异国的玫瑰下虏获了曾祖父的心。夏初为着自己的猜测,笑得更加开心。然而下一刻她的笑容就僵在脸上,她惊愕地抬头看着突然出现并且抓着自己不放的外国男人,露出一个带有些许扭曲的表情。

“抱歉,小姐。”这个高大英俊的外国男人对着夏初安抚性地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泛着黄色的黑白照片,递给夏初。

“您长得很像一个人。”

夏初接过照片,就是她背后的这面墙,一个有着严肃面孔的德国男人搂着一个笑得娇艳的中国女人。这是她在二战的战火中分离的曾祖父和曾祖母。她仰起头,惊讶地问:“你是谁?怎么会有我曾祖父和曾祖母的照片?”

外国男人了然一笑。

“我叫莱纳斯,请原谅我刚才的失礼。”莱纳斯,意为太阳神之子,眼前的男人确实有太阳神一般的俊美面容。

“我的父亲利昂是路德维希的养子。路德维希一直在寻找薇拉,也就是你的曾祖母,遗憾的是,因为战争的阻隔,他再也没能找回他一生的挚爱。利昂希望能完成路德维希的遗愿,但他也离去了,我一直在等待你的到来。”

“这中间大概有无数次错过,我的曾祖母以至于我都从未放弃过,只能说命运弄人。”夏初略带伤感地说。

“或许你愿意去路德维希的画室看一看,你应该知道你曾祖父是个画师。”莱纳斯向夏初发出邀请。

“当然,我愿意。”夏初欣然同意。二人走在希尔德斯海姆美丽的街道上,陷入回忆的漩涡,一路无言。

街道两旁的建筑,白色的木窗框,低垂下鲜红色花朵的盆栽,透着温暖的美感。

(二)

画室整洁而明亮,显然是经常被打扫。夏初不留痕迹地看向莱纳斯,他正侧着身子,一个一个地揭开放置在画室中的数个画架上的帆布,表情十分认真。她又转过身环顾四周,绕着画室走动,在一幅幅画前作短暂的停留。这些或是素描,或是油彩,风格多样的画上都有一个共同的主角,无论哭、无论笑、无论闹都带有动人的娇俏和入骨的温馨,与家里那些眸眼中浸着惆怅和哀思的照片完全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看看这些。”莱纳斯已经把所有的帆布都揭开了。“这是最后几年的作品。”

夏初轻触着其中的一个画架,画中的曾祖母明显已经有了身孕,一脸微笑地靠在曾祖父的胸前,散发着母性的光芒。再看另一幅,曾祖父把曾祖母抱在怀里,一个可爱的小孩子拽着他母亲的裙摆,安静地站在两人身旁。夏初一幅幅看过去,每一幅都让她动容。

在曾祖父追寻与等待的每一个日月里,这些是他仅有的精神依托。

“莱纳斯,明天我要回国去,我得告知我母亲,然后我们会把曾祖母送回曾祖父身边。”

“那最好不过了,善良的小姐。”

(三)

玻璃窗外的希尔德斯海姆,处处盛放着玫瑰。

夏初起身离开候机室,准备登机。

“希望你能喜欢希尔德斯海姆的玫瑰,夏初。”夏初抱着怀中艳丽的红玫瑰,惊讶地看向再一次突然出现的男人。“莱纳斯,你?”

“美丽的小姐,或许你愿意接受我的陪伴。”夏初看向莱纳斯身后的行李箱,再看看他通红的耳尖,浅笑。

“走吧!先生。飞机要起飞了。”


关闭窗口

联系电话:0597-3308962     邮 箱:renwen402@163.com
版权所有:龙岩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 @ 2014      制作维护:文传院广电实验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