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学院概况 | 教研平台 | 党建思政 | 学生工作 | 招生就业 | 研究所 | 重点学科 | 院务公开 | 传媒实验教学中心 | 文档下载 | 文传秀 | 全媒体平台 
-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文传秀>>佳作欣赏>>正文
 
荒唐戏——2013级广播电视专业2班 李诗涵
2016-06-02 11:34  

他写了一出荒唐戏,戏里白衣女,明月珰耳,襦裙曳地,眉眼却无情。

                                                         ——题记

夜已很深了,他揉了揉额角,放下手中毛笔,视线自纸上移开,瞥见不远处一灯如豆,哔啵一下炸开,他倏地一惊,缓缓勾起唇角。起身离座,双腿微微有些僵硬,他却不甚在意,跌跌撞撞向门口寻去,仰头望见天上明月。

仿佛一低眉一抬眼间,斑白了两鬓,沟壑了脸庞,却丝毫未曾泯灭他心头那一簇火。他也不明了自己在执着着什么,也许有人可以回答?

花园里断井残垣,破败荒凉,他眼中出现朦胧的女子,白衣红妆,为何有红妆?不该是苍白面容,纤弱躯体么?

哦,他想起,这出戏早已豁然开朗,柳生将她掘出,韶光流转姹紫嫣红也不赏,眼中只得一人,爱恋中的女子最是鲜丽,日下胭脂雨上鲜,他痴痴望着女子,望着她一步一步走向梦中郎。

嗬,这世事本该如此,恁那般规矩多如雨。

他见那花愈红,柳愈绿,一时竟身处残垣断石之间,手执白凝脂,冰凉凉无一丝生气。可那巧盼眉波,雾盈盈凉凄凄,似含怨又含怜又含盼,竟叫他一时无法直视。

敢是梦耶?

两眼一睁,壁上画自鲜艳,画中人凝眸折青梅,幽幽望着他,直叫他不愿回神。

敢是观音耶?却为何不上莲花座?是观音,怎一对小脚儿?着了,敢谁书那小嫦娥。可是嫦娥,怎影儿外没半朵祥云托?

终日恍恍漾漾,早晚玩之,拜之,叫之,赞之。直至金钗客寒夜来家,玉天仙人间下榻,亦以为梦。梦中托贞心,诉衷情,覆云雨,舍别离。

妾若不得复生,必痛恨君于九泉之下矣。

柳生惶恐,采药掘坟,动土拆桲。所幸异香袭人,幽姿如故,吐出口中珠,竟睁眼。

他想他要疯了,手舞之足蹈之,口中喃喃有语,目光时而浓郁时而疏散。偶尔现出一簇火焰,熔成女子婀娜身段,红莲一般独立,睥睨幽然,似乎怪他为何赋予这般多瞬命运。

一切掌握你手。

一切掌握吾手?

怎寻柳生?

寻柳生?不,不,柳生弃你。

柳生弃俺,非他之愿,你怎舍?

怎舍?他伏案啜泣,手中毛笔簌簌抖动始终不曾落下。

俺寻柳生去。

丽娘!丽娘!他仓惶起身,膝盖撞上桌案,眼中泪终于落下,晕开纸上墨迹。你乃俺生俺造,柳生何如?俺不舍,惜你怜你,必待你好过千分万分,何如?

身后追兵愈来愈近了,近到那呼吸仿佛可吹拂颈后毛发,根根竖起又无可奈何柔软,蔫塌,一如他此举,飞蛾扑火,火焰猛烈,无回头路。书生终是孱弱,负手缠绳于地,背脊仍是挺得笔直。

丽娘犹在,柳生不欺。

丽娘犹在,柳生不欺!

谁信?

鞭笞落在背脊,这一条背脊,自小未曾挑水扛重,日夜承担是那经纶万篇,豪情千丈,社稷百年,如今为谁受此屈辱?

嗬,也该!

他泪眼凄迷,手中笔不停抖,却始终未停。俺受苦可曾弱你?你得娇俏丽娘眷顾,俺得一身病痛缠身,你得梦中柳边折青梅,俺得夜中烛边书闲文,你得皇恩浩荡状元郎,俺得抨击怒贬市井民。怎生就忍耐不得?

海若,你书千万字,蘸百万墨,为的是此结尾?这一出戏,终了竟无一人得善终?焉知市井不如朝野?起报知遇之日尚远,以己之苦,渡他人劫,方是大智。

他倏地抬眼,壁上画中人似乎口唇翕合,眼中怜悯期盼皆见。

以己之苦,渡他人劫?以己之苦,渡他人劫……嗬,也罢。

但愿朝廷有威风之臣,郡邑无饿虎之吏,吟咏升平,每年添一卷诗足矣。

最终,三生石上看来去,万岁台前辨真假。一道圣旨下,门前车马列,张灯结彩闹,姻缘官阶添,从今后把牡丹亭梦影双描画。

他写了一出荒唐戏,不知身在戏中,或者戏中人书他。

                                                       

汤显祖(1550—1616),中国明代戏曲家文学家。字义仍,号海若。汉族,江西临川人。公元1583年(万历十一年)中进士,任太常寺博士、礼部主事,因弹劾申时行,降为徐闻典史,后调任浙江遂昌知县,又因不附权贵而免官,未再出仕。在戏曲创作方面,反对拟古和拘泥于格律。作有传奇《牡丹亭》、《邯郸记》、《南柯记》、《紫钗记》,合称《玉茗堂四梦》,以《牡丹亭》最著名。在戏曲史上,和关汉卿、王实甫齐名

关闭窗口

联系电话:0597-3308962     邮 箱:renwen402@163.com
版权所有:龙岩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 @ 2014      制作维护:文传院广电实验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