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学院概况 | 教研平台 | 党建思政 | 学生工作 | 招生就业 | 研究所 | 重点学科 | 院务公开 | 传媒实验教学中心 | 文档下载 | 文传秀 | 全媒体平台 
-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文传秀>>佳作欣赏>>正文
 
这美好的时代——2013级广电二班 姚志园
2016-06-02 11:21  

   1996年夏天,刚从大学毕业,我跟着马华从学校滚出来,几乎是被系主任撵着出来的。不过系主任没有撵我,系主任撵的是马华,我偶像。我那时候更宁愿系主任撵着我滚,这样我就不用看着马华在被一路推搡中还回过头对系主任大吼:“我一定会成功的!”,那时候就是这么有血性,即使马华走的时候学分还没修满。

我那时候,成绩特别好,同样是计算机学院的,我几乎是计算机学院的前十名,而我偶像马华,回回倒数,学业警告。但这并不影响他成为我的偶像,以及我们那时候我们班大多数人的偶像。马华家里面特别有钱,不像我,吃了上顿没下顿。我当然不是因为马华有钱就是我偶像,马华口才极佳,起点也颇高,当我们还在深夜敲c语言的时候,他总是一脸不屑,这个c语言即将被取代。当我们问会被什么取代的时候,马华总会白我们一眼,“说了你们也不懂,OAK你们知道吗?”我们当时都觉得太洋气啦,那个年代,我们接触过最多的就是来自学校里面老师的教授和教科书,而马华总有无限的途径来获取这些我们不曾知道的知识。据马华说他父亲经常去美国,所以带来的信息都是当时最近的讯息,我们当时觉得太牛逼啦,我们当时谁也没出过国,也没见过身边的人出国,就是觉得能够出国太牛逼啦。

  那时候有钱人都兴玩一些高级的东西,大哥大,bb机啊,我在宿舍的时候,就跟着马华屁股后头,希望有一天能摸着大哥大,真不成bb机也可以。但是马华一次都没带来过,每次我们问马华,马华都是白我们一眼。“这个时代,还用什么bb机,手机,未来,我们都将被我们现在正在学的东西所改变,而我,将要担负起改变这个世界的责任”我们听了眼泪都快下来啦,非常激动,那时候每天晚上,躺在宿舍,就爱跟马华聊怎么改变这个世界,可是马华聊着聊着就聊到隔壁系的系花王小攀身上去了,那时候马华最爱说:“你们看见王小攀没,身上有一股OAK的气质,啧啧啧说完还搭上咂嘴的动作,我们都问什么意思啊.马华又白了我们一眼:“简洁,大方!”然后宿舍就炸了锅了,我们开始说哪个哪个系主任就tmc语言一样,呆板,一聊到激动处就忘了改变世界这回事了。第二天早上醒来,又会跟着马华后面大喊:“我要改变世界”嗯,那时候就是这么血性,那时候我们计算机学院的每个人都被深深感染,我们都觉得改变世界就是我们的梦想,只是叫了一阵子口号之后,改吃馒头馒头,该吃咸菜咸菜,只有我,是马华的忠实粉丝,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

  后来,毕业了,马华一天到晚研究怎么去改变世界,当然所有的功课几乎都是不屑的,除了c语言,我问他为什么他这么多门课,只有c语言这么精通,这种语言不是早该被淘汰了吗,马华白了我一眼:“土鳖,你还真当会淘汰啊,我说着玩玩而已,这东西,还是很有用的,至少在未来30年内。”马华这么一说让我觉得特别厉害,后来事实也证明了,他说的确实都是对的,没办法,我那时候就觉得成功人士都有一种不可抗拒的迷人气质,外语系的储冬梅告诉我这叫“charming”。

  我之所以成绩好是因为我们那时候,觉得只要好好读书就可以毕业之后成绩好就能分配好工作,然后就过上幸福的日子了,毕竟那时候大学生还是很少的,尤其是我们这种比较好的大学。但是马华不这么认为。“你想,你毕业了,然后随随便便分配个工作,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世界有什么变化,你就应付下去,你永远像是傀儡一样被推着走,拿着看似还过得去的薪水,你觉得这样的人生值得过吗?你难道不想在人生最辉煌的那几年创造出改变世界的东西吗?还是你觉得只是低着头,水牛一样的机械劳作一辈子!现在这个时代缺少的就是勇士,像你这种机器,一抓一大把,你是愿意做一辈子的懦夫,还是英雄,哪怕只有一秒钟!?”

  马华每次说完的时候,我都觉得马华这人放在哪个领域都是能改变世界的,这个人如果走外交,能把美国佬说蒙圈。所以我那时候听马华说完就蒙圈了,比美国佬没定力多了。好!干!我要改变世界!我放弃了学校分配的工作,并对那些一毕业就被分配工作的人嗤之以鼻。他们那时候看我们的时候,我也是能从他们的眼里看出觉得我们很牛逼的。因为我们有梦想,那时候有梦想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我们相信梦想,更重要的是,我们在大多数人相信姑娘和相信酒肉的时候,我们还相信梦想,这比启蒙运动里面的那些个法国佬还牛逼。

  跟着马华的第一个月,我们在学校不远的地方租了一小间房子,跟马华挤一个床。我实在是付不起房租了,家里人听说我放弃分配好的工作要去改变世界,就差拿着锄头来这边打死我了。马华虽然很有钱,但是这个人从来不愿意把钱花在与自己不相干的事物上面,当然我那时候也不知道,对于他,我是不是相干的。

  后面几个月,我渐渐开始动摇了,我问马华,我们改变了世界多少了。马华白了我一眼:“快了快了”“可是我他妈好想吃好吃的东西啊”没办法,那时候就是这么没出息。我问马华:“你打算怎么改变世界”“你是不是没摸过手机,我告诉你,以后手机是每个人都会有的,而这个”马华指着我们租来的电脑“将是改变世界的存在”我听得一愣一愣的。

马华看我捂着肚子,走过来,拿一只笔,在墙上的地图上圈出来一块地,我知道是在美国。“报纸看了没,张朝阳在这儿拿到了风险投资,创立了搜狐,你看着吧,这个公司以后将会很了不起,可能仅次于我的公司”我笑了笑,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觉得非常厉害。

“在这儿”马华,用笔又全出了一块地,这次我没认出来,我是理科生那时候。后来才知道,是以色列。“这儿,将是我梦想的开端”我继续用不解的眼神看着马华。“手机,你没摸过,但是你见过吧,手机实现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通信,但是我要做的是在电脑上实现人与人之间的聊天和通信,甚至传输文件!”

  接下来的几个月,我吃馒头的时候都觉得特别香,因为我看到了未来的希望,我们的梦想正在发芽。白天,马华不停地敲代码,那时候夏天热,就脱了衣服光着膀子,而我干的最多的就是跑下楼帮他去打饭。晚饭吃过,我跟他就在阳台上,看夕阳,谈人生,谈梦想,那几年,是我人生中最牛逼的时候,当然只是我觉得。

  1997年,丁磊创立了网易公司,1998年,搜狐网正式开通。所有人都在见证他们的辉煌和改变。是的,马华说的话几乎都是具有前瞻性的,包括,搜狐。但是,我坐不住了,这两年,我打饭打出了一套自己的经验,我知道什么点儿去打饭能打到最多的肉,我知道什么季节什么蔬菜最新鲜,我甚至知道猪腿饭的碎猪腿是前腿还是后腿,马华说后腿比较好吃。但我也知道,世界在推着我一步步走,我朝天空吐一口唾沫,都没人鸟我,鸟都不会飞过来。

  1999年冬天,在啃完冰馒头之后,我收拾收拾东西。“马华,我等不及了,我他妈世界还没改变得了,世界就已经把我轮奸了几百遍了”“我已经开发好了,现在只差服务器的钱了,我爸说了,这事情自己想办法,我也没法子,等等,再等等,我拿到钱买了服务器,你再等一段时间就是英雄了”要是以前,我听了这话肯定又会放下行囊,跟着马华,但是现在,我已经不相信所谓的什么狗屁改变世界了,我要回家,我要回去看看父亲的病了,我也要娶妻生孩子了,我生下来就是草民,我也做不了英雄,你有梦想,你是英雄,而我,曾经也许做了英雄的跟班,而现在,我更愿意做一个草民苟且地活着。

马华最终也没有费口舌劝我,只送了我一个自己缝制的布娃娃,看着挺像那么回事的,像是一只鸡,但马华说那是一只企鹅,我也没多问,我揣包里面就回家了,像个懦夫一样。

  后来,我凭借我的学历在家乡那边也谋得了一个不错的工作,算是衣食无忧,后来跟朋友做了点生意,也赚了不少钱。

2000年以后,那时候得知国内一家以聊天工具为主的公司开始崭露头角,后来身边的人都开始用这个工作,而这个工具的标志,是企鹅。

当我2006年的时候再见到马华,所有人都以为,包括我自己,以为马华就是企鹅的老总,直到我看到马华抱着书,带着一副眼镜在大学里面教学生的时候,我才知道,梦终究是梦,马华是以前那个要改变世界的马华,是现在磨去棱角专心教书的马华。后来我告诉马华,我说你他妈还是输了,不仅是你输了,是我们那一代人都输了,是我们那一代曾经跟着你要改变世界的人都输了。马华这次没有白我一眼,笑了笑:“现在的日子挺好的,改变世界多累啊,至少我看到了有人真的改变了世界,而这个人曾经跟我是那么接近,这狗日的青春。”

我愣了一下,没明白最后那半句是什么意思,也没有问马华,这些年都发生了什么。也不想知道。因为我们那个时代的梦或许在我们喊出要改变世界的那一刻就已经破碎了。

再后来,我们带着孩子再次见面的时候,我们都笑着告诉孩子:“以后你们是要改变世界的人,知道不知道,别一天到晚玩游戏冲钻。”仿佛,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戏谑,呸,是希望。


关闭窗口

联系电话:0597-3308962     邮 箱:renwen402@163.com
版权所有:龙岩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 @ 2014      制作维护:文传院广电实验中心